《起信津梁》譯事小記(二)—傑速卓豆(རྗེས་སུ་འགྲོ་ལྡོག)的故事

傑速卓豆(རྗེས་སུ་འགྲོ་ལྡོག),對於性泰法師而言,可以說是熟識的面孔。凡是進入到五大論學程的學僧,從量論中討論「周遍」到現觀裡的「十二緣起」,它頻繁地出現在很多場合中。然而,此刻的傑速卓豆(རྗེས་སུ་འགྲོ་ལྡོག)置身於克主傑大師講述的故事裡,似乎刹那間變得陌生起來。

在〈《起信津梁》譯事小記(二)—傑速卓豆(རྗེས་སུ་འགྲོ་ལྡོག)的故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起信津梁——宗喀巴大師傳記合刊

西元1843年,當色拉寺高僧周加巷法王·事業尊勝(?~1862)開始進行《宗喀巴大師廣傳》的編纂工作時,他在序文和跋語內反覆提及:「(我)主要是以克主傑·善妙祥賢所造共通的《宗喀巴傳·起信津梁》,以及《宗喀巴密傳·寶穗》作為依據,而且想到出自這兩部典籍的詞句,多半具有加持法流,所以仍保留其原貌,完整抄錄下來。」自此,歷代學者對於《起信津梁》的推崇備至,確實可見一斑。

在〈起信津梁——宗喀巴大師傳記合刊〉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起信津梁》譯事小記

若無這一番對民俗文化的深切領解、對歷史情境的悉心揣摩,是不可能準確把握傳記描述的細節,進而對大師所處時代的歷史事實,下出最精確的判斷。

在〈《起信津梁》譯事小記〉中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