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止觀初探0065 破斥「善緩即善修」之說

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一起學習廣論》的時間了今天我們要學習破有過規」這個科判你們準備好了嗎尤其是大乘發心的部分一定要在上課之前自己殷重地發心好!請大家翻開《廣論》362頁第幾行?第4行跟我一起看文

他宗:放緩對內心的警策,能快速地修成寂止

第二、破有過規有此邪執是所應破謂如前說善舉策心無分別住是時雖無少許沈沒之過然由掉舉增上現見不能相續住分低其舉心復緩善策則見住分速能生起遂謂此方便是大教授得定解已,見其高聲唱言:「善緩即是善修。」

我們看一下這一段在說什麼?「破除有過失的修法」,宗大師在這裡邊舉了一個他宗的想法他宗的這個想法是什麼呢宗大師先說這是應當破除的顛倒分別什麼樣的顛倒分別呢就像前面說的注意聽喔!就像前面說的善為警策而振奮其心接著不作分別而安住這個時候固然沒有少許沉沒的過失但是掉舉則較為強烈──掉舉比較活躍這裡邊的「增上」就是強烈的意思當這個掉舉強烈現行的時候安住分還能不能進行啊就無法延續了

看到這種狀況的時候這個他宗會怎麼處理呢他於是降低放低對內心的振奮就是放緩了警策這樣調整了之後就出現一種結果了就能迅速地生起安住分看到這個時候就想這個方法是重大的教授而且獲得了定解什麼方法?就是放低對內心的振奮也就是放緩對內心的警策於是就高聲地宣稱:「善緩即是善修。」意思就是放得越緩修得越好這是他宗的說法很顯然這是一種邪見注意!這個邪見他認為:內心如果起伏過大的話就容易產生散亂應當讓內心不要太高昂一直保持在一個相對低沉的狀態這樣就很容易培養止力而且能快速地修成寂止他宗認為這是修定的一個大教授

那麼提起心力,全神貫注地收攝自心不作分別雖然能夠避免生起沉沒但在心比較振奮高昂的狀態下卻容易產生掉舉、散亂如果將心放鬆反而有助於心的安住藉此就能夠迅速地成辦奢摩他。」這是不是都是他宗在做的所以他就認為讓心放鬆才是修學三摩地最好的方法所以他承許了什麼?「善緩即是善修」,就是越緩修得越好

接下來,我們看一看宗大師是怎麼破他宗的這個想法和我一起看原文

自宗:他宗的想法是沒有分辨生起沉沒與生起修行二者的言論

此是未辨生沈及修二者之論以無過定,須具前說二種差別唯有心無分別堅固住分未為完足若謂此有矇昧令心渾濁可名為沈然今無彼心有澄淨明分故三摩地全無過失現見此乃未辨昏、沈二法之言是等下當廣說

我們看一下這一段宗大師說他宗的這個說法是沒有分辨注意!沒有分辨生起沉沒與生起修行二者的言論這個錯誤很顯然是非常嚴重因為沉沒是修定的時候要對治的最重要的違品之一如果把生起沉沒誤認為是修定有可能自以為很認真修定實際上都處在沉沒當中

為什麼他宗這個說法是沒有分辨生起沉沒與生起修行兩者的這個言論呢因為沒有過失的定就像前面所講的必須具備兩種差別就是明分力與安住分並不是單有內心不分別的堅固安住分就夠了如果有人心想:「在這種狀況下如果會使內心趨於矇昧、昏憒、迷矇固然是沉沒但是也沒有這樣子這個時候還是有內心澄淨的明分所以是沒有過失的三摩地。」這是他宗的想法他宗認為:如果放低對內心的振奮放緩對內心的警策的時候內心沒有出現矇昧所以就沒有沉沒因為什麼?因為它這時候還有澄淨的明分所以他認為是沒有過失的三摩地

自宗:他宗的想法是沒有分辨昏憒與沉沒二者的言論

接下來宗大師又說他宗的這個想法就是沒有區分昏憒與沉沒二者的言論,「昏」和「沉」這兩者是有差別的這兩者的差別後面我們會再詳盡地說明

所以很顯然宗大師認為他宗的這個想法是沒弄明白兩個問題就是什麼是沉、什麼是修這兩個都沒弄清楚所以把兩個弄成一個了因為不了解沉沒的過患而把沉沒當成了修定沒有過失的寂止是一定要遠離沉沒和掉舉的而且也不是無分別止就足夠了

還有人認為看清楚境就會遠離沉沒所緣境看得很清楚那個時候他就是沒有沉沒的所以只要有澄淨分和安住分三摩地就是可以了,沒有什麼過失可是大師說這是什麼問題啊沒有分辨昏沉和沉沒的差別的說法昏沉和沉沒是不同的很多人認為把境看得非常清楚,就覺得自己已經沒有沉沒了然而這只是沒有昏沉而已光是看得清楚、有澄淨分是不夠的,還要明顯分明顯分是什麼狀況啊就是你整個人要非常有精神這樣才能遠離了沉沒

那麼如果我們再說一遍的話,「善緩即是善修」的這種說法宗大師破斥了這種修法簡單地說:他認敵為友混淆了「細分的沉沒與「無過的三摩地」,沒有分清它們的差別這兩個注意喔這兩個是完全反的

那問大家一個問題,「無過的三摩地」必須具備什麼?「住分」和什麼?「具力明分對吧!兩個特點所以如果我們在修行的時候心提得很高,發現這個心控制不住就容易散亂所以就把心放鬆放鬆了之後是很有幫助內心安住於所緣的但是如果放鬆這個力道掌握不對,太過了就會導致心在顯現所緣境的時候它欠缺一種東西欠缺什麼?就是力量而這個心顯現所緣境欠缺力量的這種就是「細分的沉沒」。

然後他宗又解釋說:「這個所謂的『沉沒』」──注意哦你看看他對沉沒的想法──「這個沉沒是指心在對境的時候呈現昏昧不清的狀態但是我們之前說的狀態不是這樣它能夠清楚地顯現所緣境具有澄淨的明分所以不應該被視為是沉沒的。」因為他宗這個想法會把這個定義得太過了很顯然這是他沒有懂得分辨昏沉」與「沉沒」這兩者導致的結果當然這個剖析得有點細了以後再詳細地說

這裡邊再再地強調當我們發現我們很用力地修心然後有點發散,控制不住的時候就把心放緩一放緩了之後有人就認為:「哇你看我安住所緣、又有澄淨分這樣好像是很美好的三摩地正在進行式。」但是不是!這個時候已經是細微沉沒的進行式了

它們的差別點,就是這個顯現所緣的時候沒有力道就像一個人靜靜地這樣靜靜地這樣看著還有一個人是精神抖擻地這樣注視著那個所緣所以他是有一種力量在裡面的而正規的三摩地的要求就是你的心對所緣境的抓取度一定要很有力量你不能為了讓它不要太散亂,把力量破掉了而且還認為這沒有昏沉但是沒有去抉擇──是沒有昏沉,但是有細分的沉沒

有沒有聽清楚所以看起來,修定的時候要打起精神善於辨別內心今天就上到這裡,謝謝大家

《菩提道次第廣論》原文改譯參考表

頁數行數原譯(福智第三版)改譯改譯原因
3624謂若如前說策舉其心無分別住,謂如前說善舉策心無分別住,是時據藏文補譯。
3625掉舉增上,現見不能相續久住,若低其舉緩其策,現見住心速能生起然由掉舉增上,現見不能相續住分;低其舉心復緩善策,則見住分速能生起據藏文補譯。
3626發大音聲唱言得定解已,見其高聲唱言據'48年版《廣論》及藏文補譯。
3626沈修二法差別生沈及修二者據藏文改譯。
3627非唯令心無分別住一分而足唯有心無分別堅固住分未為完足據藏文改譯。
3627若謂於境令心昏昧可名為沈,今無彼暗內心澄淨若謂此有矇昧令心渾濁,可名為沈,然今無彼,心有澄淨明分據藏文改譯。
3628此乃未辨昏、沈二法差別之言,下當廣說現見此乃未辨昏、沈二法之言,是等下當廣說據藏文補譯。
學習平台:
主要發布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
個人化手機版APP 澈見幸福手機版App
個人化電腦版APP 澈見幸福電腦版App
同步離線學習工具 月光機二代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自動捲動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