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止觀初探0001-止觀要旨總說

  • 講次: 0001
  • 標題: 止觀要旨總說

佛子雖逢難,善增罪不生

今年是非比尋常的一年,全球都經歷了疫情的考驗,而很多國家現在仍然在經歷第二波疫情。在這中間,很多人因此失去了生命,我們盡力為往生者誦經回向,好好地安慰那些經歷了傷痛的家人、朋友。而醫生護士這些作為醫護的工作人員,今年更是極為艱辛、極具挑戰的一年,感恩他們的無私奉獻,使很多人又被救回了生命。在疫情期間,為這個世界少一分痛苦、多一些溫暖,堅持奉獻的人們,一併獻上我們的禮敬和感恩。1’26”

因為必須隔離,所以才能對抗蔓延的疫情,很多人的工作、財產、心理,其實都受到了重創或者創傷,在《入行論》中說:「佛子雖逢難,善增罪不生。」對於我們的生命來說,無論是在身處逆境還是順境,能夠造集善業,都是令人歡喜的,因為善因會感得樂果,是最為吉祥。所以,祈願大家努力振作,珍惜活著的每一天,繼續創造生命的美好,還有生命的奇蹟!2’18”

因為疫情,憶師恩轉為了線上,希望大家能夠投注真心!此時此刻,我們齊聚一堂,憶念師父、供養師父。在疫情期間,出家人努力地聞思修,居士們也從沒有間斷學習正法,以此供養令正法久住、令師歡喜,願此功德能迴向眾生,希望眾生都得到安樂!3’04”

2020年我們開始學習止觀

師父在三十多年前,在漢地用漢語為我們宣講了《廣論》,並且開創了一種學習《廣論》的方式,就是廣論班。我們在座的所有的人,可以說幾乎都是因為師父的恩德,今天才有機會學習到宗大師的教法。在這麼多年當中,師父在我們的心續裡,建立了對於皈依三寶、深信業果,還有出離心、菩提心的這些正知見,讓我們在心中漸漸地生起了一顆好樂希求趣入成佛之道的心,並且腳踏實地地從調伏內心、取捨業果開始修起,這一切的基礎,都是師父為了讓我們更進一步學習後面的道次第所做的準備。4’10”

在大大小小的開示中,師父不遺餘力地啟發我們建立教法、饒益他人之心,比如說從一開始的觀功念恩、代人著想,然後為我們講了許多經論,啟發我們從入道之初就能夠歡喜大乘、嚮往大乘,乃至真正地走向大乘。4’36”

像打開很多同學的《廣論》書,我們的前半部分,因為常常翻閱,顏色都是有點暗,但是後半部的止觀卻潔白如許。多年來,我們都致力於前半部分《廣論》的學習。我這本是新的,看得不明顯,我的舊書也是非常明顯,前半部都是有點暗的。所以我們致力於前半部的學習,對於《廣論》後二度還沒有正式地開始學,雖然毘缽舍那師父也有請師長為我們講過,但是只有少部分的法師完整地聽過一遍,至於奢摩他完全沒有學。5’24”

在大乘當中最主要的修持是什麼呀?就是六度對吧?六度當中的靜慮波羅蜜,以及般若波羅蜜——有在認真聽嗎——也是禪定與證達空性的智慧,這兩點是最為甚深,也是最容易因為沒有足夠的基礎、還有正確的引導,然後會誤入歧途的。我們都可能有同樣的觀感,禪定極具魅力,具有難思的魅力,很多人、很多修行人一上手就想要修定,可是如果沒有系統地學習前面的道次,可能就會出麻煩。比如師父就跟我們說過:有人有捨世專修之心,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他到山上去修行,住在非常簡陋的茅棚裡邊,物質生活也降到了最低,每天打坐,可是上了座就開始昏沉。然後一年二年三年,如果十年之後去看了,哇!這個上座還是在昏沉,還是如此,如果一生如此的話,豈不是虛度了嗎?所以師父在開示中都有告訴我們,有人費了這麼大的力氣修行,費了這麼大的苦心,可是卻在昏沉的這種狀態之中修行了一生。所以,這完全是不入道的一種修行,浪費了生命是非常可惜的。7’41”

還有的人,觀想一片虛無、空白,就是好像什麼也不想,就認為自己是在修空性,甚至因此毀壞了業果的取捨。這些都是因為沒有前面的基礎,以及正確的引導所產生的過失。我的善知識們也說過:「學習止觀最重要的就是前行的基礎,而這個基礎最主要的就是要修習暇滿、無常,然後皈依、業果。」師父這麼多年來,教導我們學習《廣論》的道次第,就是希望我們能打下堅實的基礎,進而有資糧學習止觀。8’30”

好多年了,許多學員都非常非常希求止觀的學習,然後我也收到非常非常多學員的來信,每到一處他們就說:「我們要學習毘缽舍那!什麼時候學習毘缽舍那?」都希望能學習毘缽舍那,就學習止觀。其實,這也是師父的心願。然後這兩年來,我一直跟大家說,我們一定要開始學習止觀,今年2020年一定會開始講、開始學。很多同學對於毘缽舍那空性的法類非常地希求,而我也請示了善知識,要學習毘缽舍那,要依著次第,要先學奢摩他才如法。而且要生起毘缽舍那也一定要先生起奢摩他,所以今年我們就從奢摩他開始學習,也算是學習毘缽舍那那一部分的內容。9’35”

藉著這個因緣,今天我也希望非常簡要地跟大家一起學習一下止觀的概要。請大家認真聽!9’52”

止觀的字面意涵

提到止觀,也就是奢摩他和毘缽舍那。奢摩他是梵文的音譯,義譯就是寂止、寂住,止息沉掉,安住於所緣上,所以稱之為寂止,這是從字面上來解釋的。毘缽舍那也是梵文的音譯,義譯就是勝觀。勝觀是相對於誰的勝觀呢?也就是看見了比奢摩他所見更為超勝的內容,也就是透過觀察抉擇,看得比奢摩他更加地清晰,更加地透徹,所以稱之為勝觀,這是從字面上來解釋。10’52”

修習止觀的勝利

那我們修行人為什麼要學習止觀呢?這個就可以請大家翻開《廣論》336頁第7行,「如《解深密經》云」,注意喔!《解深密經》會回答我們這個問題:「慈氏,若諸聲聞,若諸菩薩,若諸如來,所有世間及出世間一切善法,應知皆是此奢摩他、毘缽舍那所得之果。」有看到吧?所以在這經典裡邊說,無論大乘還是小乘、無論世間還是出世間的一切功德,注意喔!不是一部分的功德而已,也不是大部分的功德,而是一切的功德,那麼所有一切的功德,都是止觀的果,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的心中無法生起止觀的品類、隨順的止觀,甚至是真正的止觀,我們是沒有辦法獲得任何功德的。12’23”

在經論當中宣說了無量無邊的三摩地,而止觀就是這一切一切的總綱。請大家再翻開《廣論》,還是337頁的倒數第3行,有蓮花戒論師所造的《修次下編》。看!《修次下編》云:「世尊雖說諸菩薩眾無量無數等持差別,然止觀二品能遍一切勝三摩地,當說止觀雙運轉道。」佛陀雖然宣說了菩薩無量無數的等持,也就是三摩地,但是止觀能夠遍攝一切三摩地,所以應當宣說止觀雙運的道。13’24”

奢摩他的定義

大小乘一切世出世間的功德既然都是止觀或隨順的止觀、止觀品類的果,那麼到底什麼是奢摩他呢?這個奢摩他有一個特色,異於我們平常狀態的一個特色,就是有輕安——至於什麼是輕安?可以在我們學習奢摩他的時候學——喜樂、輕安;然後它這個輕安還是殊勝的輕安,被殊勝的輕安所攝持、修所成的——注意——三摩地,就是奢摩他。14’16”

那麼換句話說,止息了沉、止息了掉舉,然後這種非常專一、安住在善所緣上,被殊勝的輕安所攝持的,這就是一個奢摩他的狀態。那麼《廣論》上怎麼定義的呢?看一看《廣論》的339頁倒數第4行,《修次中編》亦云:「外境散亂,既止息已,於內所緣恆常相續任運而轉,安住歡喜輕安之心,是名奢摩他。」有看到吧?這個我們就是要開始學。止息了對外境的散亂,恆常相續地趣入內在的所緣,安住於具足歡喜以及輕安的心,就是奢摩他。15’33”

那麼奢摩他到底是什麼?是不是一種心的狀態?只不過它是止息了對外境的散亂,恆常相續地趣入我們內在的所緣,然後它是安住,就是一直輕鬆地、不用費力氣地具足歡喜和輕安這樣的一個心的狀態,就是奢摩他。16’04”

毘缽舍那的定義

那麼著名的毘缽舍那,在這兩年到處會聽到同學說:「想學毘缽舍那、想聽毘缽舍那」,那麼到底什麼是毘缽舍那呢?在奢摩他的基礎上,被抉擇力引生的殊勝輕安所攝持的智慧,就是毘缽舍那。換句話說,在奢摩他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地去觀察所緣境,透過觀察抉擇的力量引生了輕安——注意喔!這又是一種輕安,不是奢摩他的輕安,是透過觀察抉擇的力量引生的輕安,這時候就獲得了毘缽舍那,獲得了毘缽舍那的時候就獲得了止觀雙運。因為在原來的奢摩他的基礎上,又獲得了毘缽舍那,所以獲得了止觀雙運。17’10”

那麼在《廣論》,還是339頁倒數第3行,說:「即由安住奢摩他時,思擇真實,是名毘缽舍那。」這個還是《修次中編》,蓮花戒論師寫的。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安住於奢摩他,然後思擇那個境,就是毘缽舍那。17’42”

止觀二者理須雙修

奢摩他的定義、毘缽舍那的定義,還有為什麼會修習止觀,我們大概都聽了一下。那麼接下來會不會有一個問題,說:「我們可不可以只修毘缽舍那,或者只修奢摩他呢?」因為有的人比較相應修定,可能只想打坐,只想修定;然後有的人比較喜歡抉擇,喜歡觀察抉擇,可能只想修觀、勝觀,修毘缽舍那。可不可以只修奢摩他,或者只修毘缽舍那呢?18’34”

這個問題到哪裡去找答案呢?還是在《廣論》上,請大家看341頁的倒數第5行,《修次中編》中說:「唯觀離止如風中燭,瑜伽師心於境散亂不能堅住,不生明了智慧光明,故當雙修。」這個事我們可以舉個例子來說明,《廣論》的這段文字在說什麼呢?比如說,在夜晚,我們去看一個很古老的牆上的壁畫,如果我們想看清楚這個牆上的壁畫,所以要點燃燈燭。可是如果風很大,即使點燃了蠟燭,我們也是看不清楚牆上的壁畫,因為那個燭火在顫動,可能在顫動的那個中間我們是無法分清楚,這個壁畫到底是看不清楚的;如果沒風,可是燈非常暗,比如就像豆粒那麼小的一點光,可是那個壁畫很大很大,我們也是很難看清全部,無法看清楚牆上的壁畫。所以它必須風也不大、燈又很亮這兩者,才能看清楚那個壁畫。同樣地,如果沒有奢摩他,我們的心就會被沉掉的風所擾動,沒法安住,無法清晰地看見空性;可是如果沒有毘缽舍那的話,就是沒有亮,沒有那個燭光,我們的心就像處在黑暗中,沒有光明,也無法清晰地看見空性,如果在黑暗中,應該一點也看不到,別說清晰了。所以必須透過修學奢摩他和毘缽舍那,才能夠清晰地看見空性的內涵。請問為什麼要看見空性的內涵呢?那為什麼要修行?要了脫生死,不僅要了脫自己的,還要了脫所有有情的,所以空性一定要看清楚、一定要了解,這就是為什麼要修學止觀二者的原因。21’24”

止觀二者的次第

那麼,是否要先生起奢摩他之後,才生起毘缽舍那呢?次第是這樣的嗎?答案是確定的嗎?大家可以看看,宗大師在《廣論》上是怎麼講的,應該是在344頁,宗大師在《廣論》上引了《入行論》,在344頁正數第2行,《入行論》云:「當知具止觀,能摧諸煩惱,故應先求止。」所以說:「謂先修止,次依止故,乃修妙觀。」必須要生起奢摩他之後,才能獲得毘缽舍那,不可能先獲得毘缽舍那之後再獲得奢摩他。我們也一定要依著次第,依著正確的次第來修學。22’29”

註:「毘」與「毗」為異體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