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海明月0478 依師學教,培養大乘胸襟

現在我們一起學習《四家合註入門》的188頁

你們聽全廣的時候有沒有認真做聽聞前行對於非常熟練的同學可能是打開書然後瞬間就能夠貫注心力但如果之前在忙一些其他的事情那件事如果分量很重或者讓你不舒服或者太高興了其實一下子很難專注在經典上

要表達的就是可能需要一個過渡那個過渡就是對聽聞前行的準備就像一種儀式比如說你要看書的話先洗手一下有人還焚香禮拜這樣的話心就慢慢靜下來然後再大乘發心

我此時此刻為什麼要聽法呢

雖然我們心裡知道是為什麼但是有的時候它動機的部分也不是那麼地強烈和清晰這個時候就一定會想到佛陀因為這是佛陀指示給芸芸眾生的一條離苦得樂的路那我現在就是沿著這個正確的路在做聽聞

那麼在這正確的路裡面的聽聞前行就是正確中的正確所以必須斷除幾種過失具足幾種想大家要非常地熟練其實聽聞軌理在每次聽聞之前就要常常練在聽聞的時候也要練練久了之後聽聞軌理就成為我們自己的就是你自家的寶貝你自己就有了把經典上的內涵在自心中生起來所破破掉然後慢慢地就跟經典越來越相應

現在看那個淺藍色字的部分,「第六分二」有沒有看到

 第六分二第一、經續相共應理者如是唯除少分別緣開遮之外諸正至言極隨順故若趣上上三乘五道必須完具下下乘道功德種類 故前所說波羅蜜多道者如《佛母》中云:「所有去來現在佛 行之唯一道是此度非餘。」是趣佛陀道之棟梁故不應捨金剛乘中亦多說此故是經續二所共道 第二、若不爾者便致謗法之理者若於其上更加密咒諸不共道──灌頂、三昧耶、律儀二種次第及其眷屬故能速疾趣至佛陀若棄共道是大錯謬若未獲得如是知解於一種法獲得一分相似決定便謗諸餘特於上乘若得發起一似勝解如其次第遂謗棄捨下乘法藏諸度彼岸即於咒中亦當謗捨下三部等則當集成極相係屬甚易生起尤重異熟毀謗正法深厚業障其中根據,至下當說

這一大段原文接下來我們看仁波切的講記第六科分成兩科,對吧?「第一、經續相共應理者」,說顯密都是共同的合理原因什麼呀就是都要學。「如是唯除少分別緣開遮之外」,就像之前提過的律典中說的不應該喝酒但密教中說要喝酒仁波切舉這個例子但是大家都知道修學密法的我所有的善知識們不可能喝酒因為他們是比丘嚴格地遵守比丘律儀所以不要一聽到要喝酒,「那是不是上師們喝酒?」沒有我沒有遇過我的上師們沒有這樣的他們都是嚴格地持守著別解脫律儀、比丘律儀所以這個是只有很少的開遮之外,「諸正至言極隨順故」,不論顯密任何經教都是相順的不會在波羅蜜多道講的到了密法的時候它翻過來了只有很少的不順其他都一樣的少分開遮不一樣

若趣上上三乘五道」,五道是哪五道對!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還有無學道等等如果你要趣上上的三乘五道必須要完具下下乘道的功德種類那如果要趣入上乘呢也要必須完具下乘的功德要往上去一定要具備下面所有的功德這個大家可以想像上上乘就像梯子一樣比如你要上一個更高樓那一定要拾級而上下下乘像趣入上乘的基礎如同塔的階梯一樣所以一定要完具下下乘所有的功德就像蓋一個大樓吧那個大樓越高地基要越堅穩

在這個部分大家可以看到這一段有舉了「《佛母」,《佛母》中所說的舉了經續中所說的經典要讓我們明白其實顯密都是共同的合理的原因這個合理的原因是哪裡呢是經典裡講的,是佛說的

師父常常說:「學佛、學佛就要學佛說的不要學我──我覺得什麼合理我覺得什麼不合理……。」其實這個知見有的人──觀察自己也是──比如說學一段時間就覺得:啊懂一點了然後知見叢生這個時候還要更加精細地研究教典反覆地觀察自己的見解是否清淨和純粹還要跟自己的善知識多次地去請教、討論跟同行反覆地切磋這個時候自己對於修行的見地才會越來越純就像煉一個金子一樣它純度越來越高千萬不要得到一點東西就覺得已經是很了不起了然後就失去了向學的這個謙恭的心因為這樣的話自己的智慧就要停頓了吧

接下來下一段仁波切說我們有一道辯論題就是在前幾頁問的仁波切說:你們承許菩薩一定要具足下下的功德才能往上安立是的趣入大乘有兩種方式一是依次增上一是初始即入大乘

看到這點會不會覺得啊!眼睛好驚訝還是心好驚訝

這個「初始即入大乘是什麼意思就是大乘種姓直接進入大乘就兩種方式,有沒有發現依次增上和一開始他就直接進入大乘說不管是誰凡是現證菩薩的果位時一定要具足下下的功德就是一開始趣入的時候可能有不一樣但是到最後現證菩薩的果位時他一定要具足下下的功德

然後這裡邊說菩薩的果位是什麼呢仁波切說是菩提心已經獲得菩薩大乘究竟所獲時一定要具足下下的所有功德為了獲此大乘種姓必須學習下下的一切這裡邊還討論了什麼是大乘種姓啊一發心就入大乘對吧?有兩種

學到這裡的時候大家有沒有發現師父在《菩提道次第廣論》的講解中幾乎每一講都能夠聽到師父勸我們一定要對無限的生命有個長遠的規劃就是一定要發菩提心其實也不知道師父這樣對我們講了多少次了也不知道講了多少生也不知道從哪一生開始講總之這樣的引領和一直勸發心、勸發心可能很多人都覺得很熟悉了

所以如果有一個這樣一直鼓勵我們、引導我們趣入大乘的善知識在他的言教中在他的行持中在一切的時處你都會看到好像就在催促我們一定要趣大乘啊一定要發心啊在很多修行的提策上師父他也一直會強調說一定要有一個大乘發心像有的時候去到哪裡請問仁波切最重要的是什麼我認為我也不能講什麼我去能幫忙到別人什麼呢然後仁波切總是說:「要懷著強烈的利益他人的心這個心是非常非常地珍貴的!」

就像我覺得善知識對我們──假如你有一棵心愛的樹苗你從它很小的時候就希望它能夠長成千年的大樹可以承受住雷霆閃電或者世事的各種風霜然後就天天要注意它曬太陽啊看有點缺營養了還是有什麼危險了就一直要保護它我們可以在師父的帶子裡包括所有善知識的言教仔細去聽你就會發現:他們特別小心地啟發著我們趣向於大乘的這個覺悟對於有了一點這樣的習慣的人就特別想要讓我們的習氣能夠增盛就好像餵小孩一樣每天餵一點、每天餵一點慢慢地長成了那種大乘的種姓就可以像那個大鵬鳥一樣翅膀一打開展翅千萬里那種他就不是一個麻雀的那個志向只管自己甚至自己也管不明白

所以一邊學習經典一邊聽善知識的教誡一邊培養著自己的這種胸襟自己的對生命很遼闊的規劃我會覺得這是在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中不知不覺很多生命都在產生的一種變化你們有沒有觀察自己你是不是比剛開始學《廣論》的時候更能夠承載一些事情你更想要為大眾做點什麼甚至一發現有什麼要為大眾做的心裡就很想去做其實一開始我們沒有進入這樣的學習的時候並不見得你心中的這個習氣有這麼強有這麼積極或者歡喜或者不怕苦這些都在學習教典的過程中在善知識的語教中一點一點、一點一點我們的生命已經發生著強烈的改變了

你有發現嗎

學習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主要)
YouTube頻道
澈見幸福(個人化App)
幸福無盡藏(隨身碟)
月光機二代(離線學習)
Apple Podcasts
Spotify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捲動模式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