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止觀初探0078 善加辨別正念與正知的作用

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一起學習《廣論》的時間了最近大家有預習吧今天我們學習368頁第5行就是《廣論》;在《廣論》的校訂本是在第76頁第2行如果準備好了的話就跟我一起看原文看原文

仔細區分正念、正知的差別

故此能生了知沈掉將生之正知由修念法是遮散後所起忘念是故應善辨別若不爾者,將一切心混雜為一不知分辨如近世人修習而修由混亂因所修三摩地果恐亦如是

那麼這一段是在講什麼呢所以由此能引發正知了那這個正知是做什麼的什麼樣的正知啊就是在沉掉即將產生的時候注意!是即將產生的時候便能覺察的正知我再說一遍在沉掉即將產生的時候便能夠覺察到的這種正知

那麼接下來,什麼叫「修念法」呢就是指我們的心透過依止正念的方法能夠遮止散逸的這種像忘記了這種遺忘就忘記所緣了所以它這兩個必須善加辨別那麼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會怎樣呢就是將這些心識全部混為一談不知道分辨的話大師說如同近代的修法一般那樣地修習怎麼樣修習啊透過混亂的因修持三摩地的果恐怕也是如此的呀就是一個擔憂

在這裡邊又再次地抉擇了一下正念和正知那麼「正念」是什麼呢就是要令心專注在所緣上避免忘失所緣而產生的散亂;「正知」就是一定要觀察自心啊觀察自心檢視內心是否已經被什麼影響了啊那兩個惡名昭彰的禪定的阻礙就是「沉、掉」!觀察內心、檢視內心是否已經被沉掉所影響這個是誰的作用?是正知的作用那麼由於正念、正知兩者的作用是不同的所以在正修的時候我們一定要仔細區分它們倆的差別作用

好!我們接著往下看有找到行吧

如果沒有智慧僅修持精進,只會偏頗地自取勞苦

故應順一堪為依據大論細慧觀察,修驗決擇,極為重要不應唯恃耐勞如《攝波羅蜜多論》云:「獨修精進自苦邊慧伴將護成大利。」

那麼要怎麼辦呢所以要符順堪為依據的一部大論以極其縝密的智慧觀察透過行持、實踐來進行抉擇注意!大師說這是極為、極為重要的不應該只是仰仗堅毅刻苦而已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聖勇論師在攝波羅蜜多論》中有一段話巴梭尊者在四家合註》上也有解釋說:如果沒有智慧只修持精進的話──注意──不會有長足的進展所以只會是偏頗地自取勞苦,「苦邊」就是太過辛苦了可是如果以智慧輔助精進的話就會成就大的利益

我們再觀察這一段大家可以注意一下是不是這一段講了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這個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很用功、你很堅毅刻苦你是一個非常非常精進用功的人只有這樣的精神夠不夠呢是不夠的!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沒有智慧只修持精進的話──注意後邊那個──很難有長足的進步就是你想要有一個大的飛躍是不太可能

而且注意喔!這種不怕苦的精神還會成為一種偏頗的自取勞苦這裡邊是不是有一種費盡千辛萬苦卻難成大業的感覺那麼在這裡邊到底缺了一個什麼畫龍點睛的東西呢那一筆是什麼?就缺一個注意!大師在此提醒我們什麼要有一個符順堪為依據的一部論找到這樣的經論然後要依止經典努力聞思並且以極其縝密的這個智慧來觀察還要透過什麼?你去修鍊啊行持、實踐,然後進行抉擇

總之,是依法而修不只是依靠你自己刻苦依靠你自己的習慣──就是你能吃苦還未必成要依靠經典來修行反覆地行持驗證自心是否符順於教典所以大師語重心長地提醒我們說這是極為重要的呀

有沒有發現在這個地方又教給我們一個用功的訣竅如果知道這一點的話肯定會少受很多的辛苦少走很多冤枉的路還記不記得《廣論》上那句著名的話就是「聽聞隨轉修心要少力即脫生死城」!

好!以上我們學完了什麼?「修習對治不知沈掉」這個科判了

接下來我們要學習第二、修習對治知已不為斷彼勤加功用」,請大家再和我一起看原文

「已經辨識沉掉,卻不勤於斷除沉掉」是三摩地的極大過失

第二、修習對治知已不為斷彼勤加功用修習正念、正知之法由如前說善修習已生起有力正念、正知由正知故極細沈掉皆能覺了無有沈掉生已不識之過

第二科、依止「雖然已經辨識卻不勤於斷除沉掉」的對治品那我們想:這是在講什麼呢我們可以把它細分一下我們要依止一種對治品這個是很顯然要對治的那麼是什麼樣的對治品要對治什麼呢你們有沒有看書要對治「已經辨識沉掉卻不勤於斷除沉掉」的這樣一個狀態

就是這個時候這個修行者已經能夠覺察沉和掉的狀態──那我問一下,請問用什麼認識的用什麼覺察的?正知,對吧那麼如同前面所說的透過善加行持維繫正念與正知的方法然後就會產生了強有力的甚至是極其有力的正念、正知有力到什麼程度呢即使極其微細的沉掉也都能夠以正知察覺所以不會有產生了沉掉卻無法辨識的這個過失換一句話講,就是沉掉已經來了或者將要來了可是這個還無法辨識這種問題已經不存在了

接下來我們再看原文,往下看

然彼二者生已無間不修破除功用忍而不起功用、不作行者是三摩地極大過失

看到「極大過失」,他想:「喔又是一個什麼問題呢?」看!說但是不依止功用的話這裡邊的「功用」就是指勤奮的意思在沉掉這兩者產生的當下不依止勤奮而遮除沉掉反而什麼狀態啊一種接受、一種忍耐並存的狀態這樣的不勤奮或者不作行就是極大的等持的過失那麼「不作行」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指不造作不造作什麼不行持沉掉的對治品它就不起對治相反地行持沉掉的對治品就是八斷行中的什麼行啊?「作行」。

所以我們按照之前的方法比如說依次地修學正念、正知這個時候我們能不能夠生起強大的正念呢?是可以的強大的正念生起之後我們的心會處在什麼狀態呢就是讓我們的心能夠安住在善所緣境並且能以正知覺察到細分的沉或掉這樣的話,就不會產生沉掉生起的時候卻沒有覺察這種過失了但是察覺了沉掉生起之後就完了嗎還沒完如果你察覺到了沉掉生起之後不加以對治反而忍受這種狀態甚至是放任不管這又會成為修三摩地的──注意那四個字──極大過失

當我們已經經過了一番修鍊能夠認識沉掉了我們已經檢查出欸!我這個心靈假如是一個儀器的話它已經出現某種干擾了就是干擾、故障那接下來應該是解決這個干擾因素可是卻沒有精進地去把這個解決方案做出來沒有去對治的話這是不是一種問題呢也就好像知道了自己得了某種病卻不服藥不去治療一樣問題是不會解決的

所以「已經辨識了沉掉卻不勤於斷除沉掉這種用功的狀態注意喔!這種用功的狀態會成為修三摩地的極大過失它不是認出來沉掉這個功夫就算完了說:「啊,我認得你!」那後面是不能懶、不能偷懶的一定要勤於斷除沉掉所以你看它用功的狀態是環環相扣、念念相繼這樣的話一點兒都不能有疏漏才能夠修起沒有過失的三摩地

那麼,我們想欸!「這是一種過失」就可以了為什麼大師用了這麼強調的語句說這是極大的過失」?如果這是極大的過失的話又怎麼對治呢別著急到下一講大師就會告訴我們今天就講到這兒敬請期待。謝謝

《菩提道次第廣論》原文改譯參考表

頁數行數原譯(福智第三版)改譯改譯原因
3685由此能生沈掉將生了知正知故此能生了知沈掉將生之正知據’48年版《廣論》改譯。
3685應善辨別是故應善辨別據藏文補譯。
3686雜一切心全無分別將一切心混雜為一,不知分辨據藏文改譯。
3686如今後人修習而修,由混亂因,三摩地果如近世人修習而修,由混亂因,所修三摩地果據藏文改譯。
3687故應順大論故應順一堪為依據大論據藏文補譯。
3689修習知已為斷彼故對治不勤功用修習對治知已不為斷彼勤加功用據藏文改譯。
3689據藏文改譯。
36810必無不知沈掉之過。然彼生已,忍受不修破除功用,是三摩地最大過失無有沈掉生已不識之過。然彼二者生已無間,不修破除功用,忍而不起功用、不作行者,是三摩地極大過失據藏文改譯。
學習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主要)
YouTube頻道
澈見幸福(個人化App)
幸福無盡藏(隨身碟)
月光機二代(離線學習)
Apple Podcasts
Spotify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自動捲動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