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海明月0468 眾賢論師的公案

今天我們接著聽師父的開示

那麼那個時候他那個時代佛法最盛非常盛的就是北印度的迦濕彌羅,迦濕彌羅那時候迦濕彌羅有一個叫眾賢論師眾賢論師看了這個世親菩薩的就破他,破他那麼最後呢世親菩薩沒有給他兩個人相辯論他就避開他了避開他了於是大家說:「哎呀!你看看大概世親菩薩不行啊!」(當然我們稱他為世親菩薩啦!)說:「這某人哪,不行啊所以他避開了。」他弟子也覺得心裡面很不服氣說:「這個老師啊你這麼跑掉了人家看起來好像不對。」「不是!不是!」他說:「這個很明白呀像這個螢火蟲跟那個太陽不必跟他諍論那個太陽絕對不會跟那個螢火蟲爭光榮讓他去好了!」就是這樣所以他始終避開那麼以後呢眾賢論師也沒辦法跟他辯

在這幾個段落之中師父引經據典地幫我們講了由於謗法引生的這些過患或者悲劇在這裡邊眾賢論師和無垢友的公案在《大唐西域記》裡師父希望我們去看一看所以這次我們就一起看一看我給大家按照《大唐西域記》裡的再講一遍因為有名、有姓有時間、有地點是歷史上真實發生的這個故事

大唐西域記》關於眾賢論師和無垢友的公案在〈大伽藍篇〉裡邊說在德光寺以北三、四里的地方有一座很大的寺院叫大伽藍其中的僧徒兩百多人都是學習小乘法教的這個地方就是眾賢論師圓寂的地方眾賢論師是哪兒的人呢他是迦濕彌羅國人非常地聰敏、博學年幼的時候就已經美名遠揚了他對一切有部的《毗婆沙論有特別深入的研究

當時世親菩薩一心追求深奧的妙道探索言詞中包含的義理然後就駁斥了毗婆沙師執持的論宗撰寫了《阿毗達磨俱舍論》。這部論詞義俱佳佛教理論精明高深然後眾賢論師得到這部論就開始閱讀閱讀以後他非常刻意地進行了深入的研究研究了多久呢非常刻苦地鑽研了十二年十二年的時光喔鑽研完了之後他就寫下了一部論這部論有兩萬五千頌共八十萬言這部論它就叫《俱舍雹論》。這個「雹」字就是他要下雹子打《俱舍論》,就是提出駁難的意思這本論號稱用詞深遠意義窮極幽微之處眾賢論師就對他的弟子們說:「以我傑出的才能依憑我正確的論述當步步駁斥世親挫敗他的鋒銳不能讓這位老者獨享盛名。」

於是他的三、四位才俊弟子就帶著他所著作的論典去拜訪世親菩薩當時世親菩薩在哪裡呢就在磔迦國奢羯羅這個城裡面聽說了這件事──聽說眾賢論師要來了聽到之後世親菩薩就整理行裝收拾東西了好像要啟程的樣子世親菩薩的弟子當然感到非常地費解就上前勸諫菩薩說:「大師您德高望重可比先賢,名聲揚於當世遠近學者無不推崇為何今天聽到眾賢的名字就感到驚慌呢如果有必須屈尊之處那我們可以厚顏去面對。」然後世親菩薩說:「我現在要出門遠遊並非是為了避開這位學子我看這個國家裡邊沒有明達是非之士而眾賢論師是年輕後進擅長辯論、詞湧如流我又年耄已衰無法主持辯論談道我想用一句話先挫挫他的不同說法引他到中印度讓他面對那邊的年輕俊傑大家就可以明察真偽討論宗見裡邊的得失了。」然後世親菩薩很快地就讓他的同道一起揹著行李開始遠遊了

這邊世親菩薩走了那邊眾賢論師他們也就來到了這裡眾賢論師在世親菩薩離開後的一天就到達這個寺院到達這個寺院之後發生了奇怪的事情他就忽然覺得氣力衰竭於是他就寫信向世親菩薩謝罪:「如來涅槃後弟子分宗而傳其學說擅長各自的專門之學偏袒同道、排斥不同的部派我由於淺薄無知謬承前輩所傳閱覽您的《阿毗達磨俱舍論》,看見論中破斥毗婆沙師的理論我就自不量力地深究了多年才創作了這個《俱舍雹論》,希望能夠扶持作為正宗學說然而我智慧不足卻想要謀求鴻圖唉呀如今卻死期將至如果菩薩您宣揚深奧細緻的微言大義透過批評、論述的方式闡揚真理又能不毀棄我所受持的理論保留我的遺作那這就是非常幸運了即使死亡我又有什麼遺憾呢?」

然後眾賢論師就挑選了他的弟子們當中能言善辯的告訴他說:「我是菩薩的後學卻輕慢了先輩賢達命運將如何呢現在我即將死了你帶著這封書信及我撰寫的論著代我向菩薩謝罪、悔過。」然後說完這段話據說眾賢論師就往生了

然後他的弟子就攜帶著書信和論著去拜見了世親菩薩見到世親菩薩就啟白說:「我的老師眾賢論師已經捨壽遺言說要呈給您這封信並且自責謝罪不敢想說老師還能不致身敗名裂。」世親菩薩看了這個信而且閱讀了眾賢論師寫的著作他沉吟許久然後就跟弟子說:「眾賢論師是一位聰敏的後進他的理論雖然有所不足但用詞很好我今天如果想駁斥眾賢的論著這是易如反掌的但是考量他臨終的期望也珍重他知難而為的言論姑且遵循大義保留他的宿願更何況此論能闡揚我的論宗呢!」結果世親菩薩就把眾賢論師的著作改名了改名為《順正理論》。

這下子弟子們又開始驚訝了想世親論師是為什麼呀所以他們就又去勸說:「眾賢論師還沒往生之前大師您就遠行避而不見得到了他的論著之後又將它改名我們弟子愧不敢當此事啊!」看大眾疑惑世親菩薩想要給大家講明白去除眾人的疑慮就說了一個頌文:「如同獅子王避開野豬遠遠地離去二者的力量誰輸誰贏有智之士都應該知曉的。」

眾賢論師圓寂之後他的遺骨經過了火化然後在這個寺西北兩百步以外的菴沒羅林中建造了一座塔所以這是當時玄奘大師親自看到的這座眾賢論師的塔

我們在看這個故事的時候發現世親論師和眾賢論師的關係在《大唐西域記》中說眾賢論師是世親論師的晚輩這個很清楚玄奘大師認為是晚輩但是在《師師相承傳》中說世親論師有在眾賢論師座前學習《大毗婆沙論》。如果依據《師師相承傳》的這個說法世親論師就是眾賢論師的弟子漢藏說法是不同的

可是在宗大師所著的密宗道次第廣論》中說:「俱舍本論》,明迦濕彌羅婆沙師宗自造釋論亦廣明經部宗義其眾賢論師、陳那論師稱友論師、滿增論師之疏藏地皆譯之這句話可以看出宗大師認為眾賢論師是一位為世親菩薩《俱舍論寫注釋的後學像眾賢論師所著的這個《順正理論》,玄奘大師有譯成漢文然後藏地的譯師也有譯成藏文那本論的內容其實就是對《俱舍論》全文的解釋但是其中帶有著批判而已觀察一下如果眾賢論師是世親菩薩的老師不太會做這樣的注釋因此按照《大唐西域記》等漢地的說法以及宗大師的認定最主要從眾賢論師自己的著作內容來看,《師師相承傳》裡邊說眾賢論師是世親論師的老師這個說法可能有待觀察

大家讀到這裡的時候會不會擔心:「哇!那個冰雹是來打《俱舍》那部論的後來變成《順正理論》,那其中批判世親菩薩的那個論點要怎麼做呢?」後來世親菩薩的弟子都給予有力的回覆就是批判的都不成立而且妙音笑大師也辨析得很清楚所以這一點大家不用擔憂

有沒有發現世親菩薩的胸襟多麼地寬廣所以在佛教中你提出你的觀點我提出我的觀點大家可以討論而且可以和顏悅色地處理這個問題不用去瞋恨不用戰爭、流血甚至付出墮落的代價我覺得這種辯論的風氣也一直到現在我們能在這樣的一個學風下學習這樣至深的真理真的很幸運

這一段世親菩薩和他的弟子們這樣的一段對話大家有沒有想我們應該學到的是什麼比如說你會發現他們師生的想法都是反的──就是老師這樣想弟子那樣想然後每次都是截然不同所以跟在師父旁邊的時候也會強烈地感覺到比如說當初師父想要招收預科班的時候大家能理解嗎甚至寺院裡的法師能理解嗎出家就是想要努力地學習教典還要教預科班這件事對於教務法師來說一定是很難想像的

但是大家還是隨順了善知識的教誡而且身體力行跟隨善知識的方向還有師父說要種有機然後師父說要關心教育辦各種教育的提升營關心老師們,然後關心校長關心教授可能這件事經過了二十年三十年之後有幸一直跟隨著善知識的人才發現:「哎呀這是一個多麼悠遠的洞見啊!」我們會認為二、三十年很悠遠了但是有一些善知識他的功德可能要經歷一百年、兩百年才會被後人認知到

所以,當時世親菩薩把眾賢論師的論留下來現在我們在學習的時候可以參考他的一些觀點然後提出一些辨析還是有幫忙的──妙音笑大師都做了詳細的辨析所以可以展開討論可以提出你的意見如果你的意見被駁斥了你也不要不高興因為大家都在討論真理

一開始世親菩薩不跟他辯論後來又把他的論著留下來到底在菩薩的心中怎樣的做法是對教法對有情最有利益的呢這件事我也是常常看到師父非常慎重地思考也常常看到他老人家去佛前殷重地祈求──什麼樣的行為會對聖教產生長久的利益對住持聖教、對饒益有情產生這樣的利益他的目光深遠的程度跟在旁邊的人是很難想像的你跟著、一直跟著一直看看了很多年很多年之後才明白原來是果相出現的時候才能夠知道當初他的用心是多麼地慈悲想的是非常地深遠

所以這點也提醒我們所有跟隨善知識學習的人不要說哎呀善知識那麼想、我這麼想……。就一直覺得自己有道理然後不肯轉甚至有的時候會覺得善知識是沒道理的因為自己的見解太強了嘛如果太強了的話就會造惡業所以留下一個謙卑的能夠謙下學習的這樣一個心態無論是跟在上師身邊還是跟很多的人打交道其實都是滿好的你們認為呢尤其是跟善知識學法像《廣論》裡說你看春天來的時候什麼地方的草最先綠呀一定是低窪地區的對不對如果沒有一個謙下的虛懷若谷的學子的心怎麼樣去承載諸佛的智慧和慈悲呢

學習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主要)
YouTube頻道
澈見幸福(個人化App)
幸福無盡藏(隨身碟)
月光機二代(離線學習)
Apple Podcasts
Spotify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捲動模式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