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海明月0303 體會未得定前「心不堪能」的狀態

接下來看到 125 頁19 年前的我在提問題——我不知道這個問題該不該提——就說生起次第的「不共定學跟「共通定學」區別在哪裡然後說顯宗和密宗我就有點奇怪為什麼是顯宗和密宗然後說:「不共之處在哪裡?」仁波切說不共之處就是要把自身觀為佛身觀為本尊來修這就是不共的

然後又問:「極穩生起次第」是什麼呢仁波切答道:完全能觀為佛身是生起次第的成就然後問「極穩」是什麼?「極穩就是不變就是自身完全能轉變為這個本尊。」以前也聽說過有人觀修大威德走過門的時候就要低頭因為他覺得可能會碰到角就是說已經達到了他平常的時候生起佛身的這樣一個成績

然後這裡面問:「二六時中都是這樣子還是修法的時候?」「修法的時候完全觀為本尊這就是不共的修法。」然後仁波切接著說:「定力是很高的定力到什麼程度呢就是在很遠很遠的佛國淨土裡的那些空行母的歌聲也是可以聽到的如果是共通的這個奢摩他的定力是沒有這麼高的就只能把自己的心降伏。」這裡面區分了一下生起次第的不共定學到什麼程度我覺得我們聽了之後可能也很難想像那是什麼就要發願去修習有在聽嗎?有在認真聽嗎

接著就解釋那個「堪能」,說尊者由奢摩他門得了堪能心那麼這個「堪能心」是什麼呢在這裡面仁波切舉了牛皮的譬喻說西藏很多用氂牛來比喻一張乾牛皮是很硬的你怎麼也用不上把它加工成軟軟的做什麼都可以這個來譬喻我們的心心也是這樣的它是很硬很難調伏的很硬、很難調伏的狀態是什麼狀態呢就是我們沒有修習奢摩他的那個狀態

我們會感覺到我們的心很硬嗎很堅硬嗎我們都覺得我的心很柔軟、很敏感啊對什麼好像都一下子就能感受得到怎麼會是心很硬呢後面有幾個字——很難調伏的那麼用什麼來調伏啊開始用戒定慧三學,對不對那你看看我們持戒的時候這個心聽不聽話你就知道它硬不硬了堅不堅硬了我們修定的時候比如說念「南無觀世音菩薩」,我們能不能保證念珠念一百零八次都一個念頭不閃?「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每一聲稱名都一字一句念得清楚聽得清楚都落在心裡邊沒有一個錯亂的能不能一百零八句都這樣呢還有的人上來可能兩句第三句就不見了有人說「南無」還清楚,「觀世音菩薩」這幾個字就不清楚了

所以修定就是要了了分明接著仁波切解釋讓我們這個心可以做很多事情成就奢摩他之後不僅是心身體也能自在地使用怎麼使用都可以這個自在地使用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你讓它做什麼它就乖乖聽話了我們的心就聽話了。「堪能心」就是你的心隨便怎麼用都用得上不然的話我們的心就很難對付它是一剎那也控制不住的舉個簡單例子,像背書也是你就想特別專注地背書但你的心就是想要去散亂就是不想專注甚至有的時候你想一剎那間把它按在那個經典的文句上它好像都在掙扎一樣所以是非常非常不聽話的那麼奢摩他已經達到一定成就之後你的身心就安住下來了怎麼放都可以

所以仁波切在這一小段解釋堪能的時候我不知道會不會給我們這些鬥士——一直在跟自己戰鬥的修行者一個很大的希望因為我們現在也在學習止觀嘛前面需要好好學戒、持戒如果能好好修行奢摩他得定的話那就會有堪能心有堪能心的話我們的心隨便怎麼用都可以用得上——身也堪能,心也堪能就不是一剎那也控制不住的問題而是一直都能控制住它甚至不用控制它它就像風一樣跟著走了是非常輕鬆自如的一種自在的方式所以並不是修學的很多過程都是很難熬的一旦到了這個階段如果進入了初禪的話那快樂是太多了可能都覺得這個身心好像都承載不了了所以是非常非常愉悅的阿底峽尊者得到了這個堪能心顯教的這個定還有不共定學可以想像他的身心是處在一種法的深度的愉悅之中

討論什麼叫「堪能」的時候我問大家說:「你覺得自己的心很堅硬嗎?」這個時候要怎麼去看呢比如說其實我知道不應該抱怨別人因為我應該用感恩心感恩這一天好像是很平常的這些事物比如說我們可以吃到飯像現在在疫情期間我們這一餐飯是來之不易的是很多很多那些一直沒有停止工作的人他把這一餐飯送到我們眼前能吃到菜、能吃到水果都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如果不去作意觀察的話就像每天一樣覺得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擁有的都沒有什麼奇特的可是認真地去想的話可能是每一個水果每一個米粒都是別人在我們生命中鑄造的奇蹟是禮物、是珍貴的禮物乃至我們現在上課我們能學到這本《四家合註入門》,學到宗大師的教法學到阿底峽尊者的功德這依然是一個生命裡非常奇蹟的相遇

所以我們要試著說服我們的心覺得一切都理所當然好像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這種很浮面的看事情的心要去深度地觀察轉動它的時候用正理去轉動它的時候我們才會感覺到那是很堅硬的如果你不去轉動它的時候因為你跟著煩惱跑你是不會覺得它很堅硬的所以調伏——用戒的力量用奢摩他的力量讓我們的心變得柔軟從那個鋼鐵變成非常柔的像綢緞一樣那樣的柔軟度這個就是戒律和定可以燒煉我們的身心

並不是這個心我們拿它永遠沒辦法它要苦就苦要抱怨就抱怨要發脾氣就發脾氣要耽著五欲就耽著五欲我們拿它沒辦法只能隨逐佛陀就給我們講了這麼多辦法傳承師長講的都是辦法說要想法用戒、定、慧去對付自己的心要把這個非常剛強難調的堅硬的心把它調到柔軟、調到堪能那個時候最艱難的那個壓伏心的過程其實到這兒就已經太順了所以應該去體會生命中生起奢摩他甚至不共定學的那個深度愉悅

學習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主要)
YouTube頻道
澈見幸福(個人化App)
幸福無盡藏(隨身碟)
月光機二代(離線學習)
Apple Podcasts
Spotify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捲動模式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