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海明月0268 依祖師論著,方能了解傳承教法(四家註)

還是看四家合註入門》的 94 頁。「關於造者方面有許多的問題。」因為這裡邊說:《菩提道炬論》的作者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的作者很顯然菩提道炬論》的作者是阿底峽尊者,《廣論》的作者是宗喀巴大師為什麼說是他呢所以關於造者有很多問題如果阿底峽尊者是造者的話那麼是否宗喀巴大師就不需著作《廣論》了因為造者阿底峽已經著作的緣故——他已經寫過了這樣的疑問很多

關於這點接下來語王尊者的箋註是語顯示此二上師同一心續」,有些人說宗喀巴大師和阿底峽尊者兩位是同一心續就是同一心續的不同示現那這句話就意味著宗喀巴大師要表達自己是尊者的化現但是語王尊者會認為這樣不合理並不是這樣。「究竟而言固為同一心續,然此文義」,語王尊者他並沒有說不是同一個心續但是這段文的意思是說:《菩提道次第所詮說的根本教典或者根本頌即是覺窩傑所造的道炬論》。《道炬論》的造者就是阿底峽尊者,「理應亦為此道次第之造者」,這裡的造者只是從義理上說並沒有說文字的造者因為《廣論就是在解釋《菩提道炬論》,所以阿底峽尊者理應是此論的作者是大師的意思

怎麼知道呢語王尊者的說法中提到:「下文所說法殊勝」,接下來會講述法的殊勝在講到法的殊勝的時候就是在說菩提道炬論》的殊勝從這裡就可以推知這個結論

那麼如果換成是提問的方式再來思考這個問題的話會不會這樣想佛薄伽梵宣說了廣、中、略三種《佛母》——就是《般若》,既然已經講了《般若經》了就等於講了《現觀莊嚴論》。因為此論的內容在廣、中、略三種佛母》裡面都有所以可能還會產生疑惑:「這樣的話著作《現觀莊嚴論不就沒有意義了嗎那麼既然已經作了現觀莊嚴論》,著作《菩提道炬論不就沒有意義了嗎因為它一切的教授都在現觀莊嚴論》中有了而尊者已經著作了菩提道炬論》,其中的內涵和《廣論》也是一樣的那麼著作《廣論也就沒有意義了。」對不對不知道大家會不會現起這樣的想法有的話事實並非如此每一部論都有它各自殊勝的意義這樣想了的話除了《般若經》,其他的教典就都不應該寫了因為佛陀都講完了佛法佛陀都講完了祖師也不用再造論了因為再造論也是解釋其中的意思

攝集廣、中、略三種佛母》一切扼要於一處的就是現觀莊嚴論》,這就是著作現觀莊嚴論》的意義所在明了《現觀莊嚴論》的話就能夠通達廣、中、略三種般若》所說的一切內涵注意佛陀雖然講了《般若經》,但是我們能不能看到其中有隱義的現觀道次第沒有《現觀莊嚴論》,可能我們都是讀不懂的有了《現觀莊嚴論》,如果不著作菩提道炬論》的話在《現觀莊嚴論》中並沒有按照各自的次第安立出下、中、上士三種士夫這樣的一個框架對不對在《現觀莊嚴論》裡沒有直接這樣安立,《道炬論》裡才有

開創三士夫道軌的應該就是覺窩阿底峽尊者以前在印度應該是沒有的後來《道炬論造完之後送回了印度印度的這些大班智達們說:「哎呀覺窩傑去西藏是件很好的事如果不去西藏的話就不會作出這樣的論著。」藏人把阿底峽尊者從印度請到西藏他們一定是心痛了很久這事一直在心裡都想不開然後直到阿底峽尊者寫了《菩提道炬論送回去之後得出這樣的結論因為在印度不需要造這部著述很多的大智者就能夠通達後來也有來自印度的祈請希望能有此論的自釋依次宣說安立三士夫的行相這就是著作《道炬論》的目的

而《道炬論》的文字大家看過吧極為地精要圓滿完整地含攝顯密之道這樣的話除了上等根機的補特伽羅以外下等根機的補特伽羅無法證得其中的義理就是因為太精要了所以看不懂因此也非常需要著作道炬論》的解釋所以「故彼造者亦即此之造者」,就是指《廣論》的內涵的造者是具德阿底峽尊者並不是說文字的造者是阿底峽尊者有在聽嗎

這樣層層的推理會發現其實我們看《般若經應該也看不出三主要道對不對看《現觀莊嚴論也看不出來這裡邊的道次第的安立可能並不能從《般若經直接地讀懂或者學會

所以就很感恩這些祖師、菩薩能夠造這樣精闢的論典讓我們這樣的後學透過學習《廣論來了解《道炬論》、《現觀莊嚴論》,進而了解《般若經》,這是讓我們非常感恩戴德的一件事情

想到此處會不會想頂禮這些造論的祖師們因為沒有《廣論》,我們也沒法知道阿底峽尊者道炬論》的內涵也沒法了解《現觀莊嚴論》、《般若經》。所以也感恩師父能夠這樣逐字地為我們解釋還有把《四家合註翻譯過來的譯經院法師給我們講四家合註》的仁波切沒有這一些大善知識還有所有傳法的上師們我們是沒法了解這麼精采清淨圓滿的傳承教法的

學習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主要)
YouTube頻道
澈見幸福(個人化App)
幸福無盡藏(隨身碟)
月光機二代(離線學習)
Apple Podcasts
Spotify Podcasts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捲動模式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
播放連結 自訂播放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