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海明月0230 廣泛學論,將「斷章取義」變成「恰如其分」

好!我們接著聽下一段

再說,他因為是當不同根性的機所以這部經典裡面說這樣的一個法門那部經典裡面說這樣的一個法門這個法門是整個修行過程當中的一個部分一個關鍵所在譬如說《金剛經那是破空,就是對「著有」的人怎麼樣教你破這個這樣的觀點不同的經典有它不同的說法拿我們如果學不好的話學了這個呢變成功什麼斷章取義這個斷章取義是修學過程當中是最嚴重的是一個大缺失所以你不認識這一點你也以為如此──好、好、好那麼必定要經過這個圓滿的教授傳承,說明這個內容那時候你才曉得喔,原來這樣的教你自己去學是斷章取義等到這個善巧的解釋明白了以後然後用到你身上的恰如其分哪這個所以能夠把斷章取義變成功「恰如其分要靠什麼要靠這個引導的人哪這一點我們必須要了解這樣所以這個上面我們要了解哪、哪有這個特點在這個特點在要不然的話我們難免會引起誤解引起了誤解就失去了大利益所以他現在說喔,這個造者殊勝尤其這個圓滿的教法你將來看一下那個才曉得它所講的這個殊勝殊勝到什麼程度為什麼它這個法這麼好這個對我們是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基本的認識

問大家一個問題不同的經典它會闡述不同的法門舉了《金剛經說對「著有」的人要怎麼樣地去破他這個執著然後接著說:「不同的經典有它不同的說法拿我們如果學不好的話學了這個呢變成功什麼師父有四個字,還記得吧?「斷章取義」。那麼斷章取義師父又說是修學過程中最嚴重的什麼呢對!一個大的缺失如果不認識這一點我們可能還會以為沒有問題——好、好、好但是要怎麼樣能夠避免這個大的缺失呢師父說:「必定要經過這個圓滿的教授傳承說明這個內容那個時候你才曉得喔,原來這樣的

這裡邊揭示了一個問題,說自己去學的話師父說會學成斷章取義善巧者為自己解釋了之後用到自己的身上才叫恰如其分那麼從「斷章取義到「恰如其分」,中間的過渡最重要的是要靠什麼呢?「要靠這個引導的人哪接著師父又說:「這一點我們必須要了解」「要不然的話我們難免會引起誤解」,引起了誤解之後誰失去了利益呢我們會失去非常大的利益

像這一點賽倉大師在他所著的中觀筆記》中說:「最初沒有聞思就修習奢摩他」,沒有聞思就開始直接修定。「要生起也並不是很困難,一、兩年就能生起」,修定也不是很困難的但是賽倉大師接著說:「但是壽量無法確定無法將奢摩他轉為道用便死亡的話由於奢摩他的力量會投生於色界等處對於異生來說那裡是無暇處,是不好的!」

像我們一開始學習的時候都很想學打坐我當初也是非常非常想學習打坐認為打坐就像佛陀那樣可以開悟開悟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尤其是解決生老病死但是到底死結結在哪裡悟——到底悟什麼都是不知道的以為一打坐就可以解決

其實我們學習〈奢摩他〉、〈毘缽舍那〉的時候,就知道從止到觀它的問題一層一層的是非常非常嚴謹的一個次第但是如果一個最初的入門者什麼都沒有聞思就去學習奢摩他的話可能並不了解真正要修學奢摩他的意義甚至到最後會把奢摩他看成是慧分——它是定分,結果看成是慧分甚至有的人連奢摩他沒生起也不知道以為就是生起奢摩他這裡舉的還是生起奢摩他了但是奢摩他沒有轉為道用他只是來生投生在色界了,結果對於一個凡夫來說那裡還成了無暇處——投生色界之後沒法修行了所以是不好的

所以格魯派就會致力於什麼一定要透過聞思確定教法的扼要不是一開始就要修定大家都知道這個特點一開始要透過聞思確定教法的扼要之後要修持不共外道的奢摩他這是個特法但是不了解這個特法的人會覺得這是個缺點好像怎麼都不修定先廣大聞思然後把修定轉為解脫生死的這個力量而不要成為一個投到無暇處的力量這樣的話對我們來生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所以賽倉大師在他的《中觀筆記》裡這樣的一段說法恰恰是說中了我們很多人的心病吧大家可以捫心自問一下這就是一種教授這就是一種有祖師、菩薩的教授的特點

像妙音笑大師在他所著的大中觀》中也說:「想成為智者與不讀大經大論這兩者是自相矛盾因此應該了解到以此開啟慧眼進而仔細地抉擇宗大師父子的論著那麼一切智智就在手中。」這都是智者所說的話為什麼要去聞思要去了解這麼多乃至我們要學廣論》的時候,還要學為了顯示法的根源開示造者殊勝為什麼要學這些

再舉一個例子在宗大師所著的入中論善顯密意疏》中也說過:「因此大乘行者如同中論》中所說對於成立一個事物的無諦實也是用無邊不同能立的正理來成立的所以對於真實義而言智慧是非常廣博的對於小乘行者他用簡略的正理以量來成立真實義也不會像大乘的行者那樣修持所以對於真實義而言智慧並不廣博因此才會提到廣略修持無我圓不圓滿這些差別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差別是因為聲聞、獨覺只是為了斷除煩惱而精進只要證得真實義簡略的意涵就夠了,不用學太廣而大乘行者為了要斷除所知障必須要對真實義增廣智慧而令智慧極為廣博。」

像宗大師在入中論善顯密意疏》裡乃至妙音笑大師賽倉大師的這些觀點,如果我們不廣泛地學論是不會得到這樣的見解的我們自己看經典會得出這樣的見解嗎任何一個內心的迷惘對於經典的誤解之處都會把我們陷溺在那裡可能還不是陷一生我們自己陷在那兒之後可能覺得自己的見解是正確的,還會去跟別人宣說把別人也引導到一個險處

所以能夠學習這些祖師們寫的論典尤其是對佛經引導我們凡夫如何次第而進進而走大乘了解空性什麼時候修定更為恰當祖師們做了非常精確的一個抉擇所以對我們這些後學來說能讀到這樣的就少走多少年的彎路是非常非常幸運的

所以師父說:「為什麼它這個法這麼好可以看到師父講到這邊的時候好像很振奮、很激動的感覺一提到宗大師的教法師父常常都是非常非常地感動非常非常振奮地給我們說:「這個法實在是太美了!」因為這裡邊有無邊的正理抉擇就像配好的藥一樣拿來吃就可以了不用我們再去找萬一找錯了就麻煩了所以一定要為自己能遇到這樣清淨圓滿的教授在心裡悄悄地鼓掌然後感恩佛菩薩。 

如果沒有宗大師寫《廣論》的話我們深入經藏,把佛陀所有的《大藏經》讀一遍能不能讀出三主要道能不能讀懂空性甚至能不能讀懂大乘發心對於成佛次第的重要性乃至先聞思,還是上來就修止哪個對我們更好、更划算呢這些祖師幫我們抉擇完了我們學習得是不是輕巧多了呢儘管我們可能會對這樣的抉擇說:「是這樣嗎?」你再去看看經典看能不能得出比宗大師比妙音笑大師更精彩的結論呢

學習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主要)
YouTube頻道
澈見幸福(個人化App)
幸福無盡藏(隨身碟)
月光機二代(離線學習)
Apple Podcasts
Spotify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捲動模式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