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海明月0332 從腳下一步,通往最高深處

接下來大家再聽下一段

反過來說現在這個是很難調伏呀那麼我關起門來一個人去修行了這個也是一個辦法但是呢對不起這個情況之下只有,說只有一點點你這一點點上面一點點當然沒有什麼違背啦要想包含一切就做不到要想包含一切做不到了這個非常明白所以它真正能夠說通達一切包含所有聖教無違的話不但是說深遠的理論而且一定是從我們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反過來說它一定從我們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才能夠一步步上升通達最高深的地方這個原則我們要把握住要不然的話你說了半天佛法那是一個戲論

所以我們的心很難調伏啊,「很難調伏呀」,後面接著好幾條路一條路是:「啊,那我不調伏了!」還有一條路說:「因為我只要跟人在一起我就會有煩惱那就關起門來修行好了我什麼事也不管。」然後什麼事也不管也坐不住實際上還會產生很多問題但是就算是關起門來什麼事也不管能夠坐得住的話在這種情況下也只有一點點一點點沒有什麼違背但是想要獲得遍智想要包含一切就做不到對不對

所以師父又講一句:「它真正能夠說,通達一切,包含所有聖教無違的話不但是說深遠的理論」,後面是在說什麼師父後面說什麼不但是把這個教理從眼前都講明白了還有什麼東西這裡出現了師父常常在教我們的時候,說:「下腳處在哪兒?」我聽見師父給法師講法常常問:「你的下腳處、下腳處在哪裡?」那麼這個教理一定是從我們眼前下腳」,這裡邊還有個第一步開始」;反過來,「它也一定從我們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才能夠一步一步上升」。

所以為什麼弄了很久然後進步不明顯呢是不是沒有找到下腳處那找到下腳處之後是不是得從下腳處的第一步開始邁所以看它的細膩程度是非常非常地細的也只有從下腳處的第一步開始才能夠步步上升那請問我們下腳處的第一步到底是什麼聽到此處大家會問嗎就是先要學教理呀先聽呀對不對不能上來就修不知道的時候就修啊先要聽然後從「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才能夠」──又出現了!「一步一步上升通達最高深的地方

接著師父叮嚀我們一句話大家還記得嗎?「這個原則我們要把握住這個地方我提問你們師父說的這個原則我們要把握住是指什麼原則在廣論班的時候我常常是這樣問大家就是看看對這一段的聽聞狀態到底是怎麼樣的

所以又是針對我們很難調伏內心的這樣一個角度有的人又關起來師父說要關起來不去為大家承擔的話或者沒法去面對更複雜的境──我不是說修止的時候修止的時候確實要關起來修──如果一開始就這樣的話可能不會了解到通達一切包含所有聖教無違

那麼很難調伏的狀態下怎麼才能夠調伏呢那個原則是什麼呢就是「一定從眼前下腳第一步開始」。也只有從第一步開始才能夠步步上升達到最高深的地方這是師父常常說的:「慢慢走快快到!」下腳處是什麼就在平常我看師父教導法師的地方,比如說倒一杯水怎樣能夠結合發心去倒掃個地怎麼樣能夠結合很多的用心去掃乃至說話之前的用心啊走路的用心啊一舉一動都是非常非常小心的就要跟著老師學的

所以在這裡邊常常問心說:「哎呀,學佛學這麼多年,我這個這個還是很難調伏呀!」每次想到這個問題大家就聽到有的修行人就嘆息了有的修行人覺得:「時光過了這麼多我在修行上沒有進步多少啊!」怎麼辦呢一定要找出路不要把自己的心想到死路上去一定要想問題出在哪裡呢那是不是次第錯亂那我下腳處到底是在哪裡

如果聽法就沒聽明白調伏一定是不能調的對境不知道怎麼用根本就把法義搞錯了那肯定調伏是長不了的所以聽法能夠聽明白聽出來所破的是什麼所立的是什麼尤其是下腳處在哪裡下腳處的第一步在哪裡我覺得這是師父給我們講授道次第》的時候最令我感動最令我震撼的地方──總是指出下腳處在哪裡」。

那麼再聽一段

不過有一點要說明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在懂得這個學這個理論的時候這個的的確確一下用不上的一下不一定用得上這個實際上眼前隨便一個例子都是這樣譬如說我們去念書你剛進幼稚園你說幼稚園學的東西馬上用來那是沒有辦法用的對吧我們做任何東西學任何東西你剛開始對這東西你對這個工具或者什麼那個都沒有認識之前的話因為你還沒有把握住這個中心所以這一點我們應該認識所以本論的真正的好處這樣如果能夠認識這一點的話那個佛法就派上真實用場就不是戲論而且不但不是戲論不但能夠派上真實用場而且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師父一直在告訴我們說佛法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但是師父在這裡邊又說:「不過有一點要說明」,師父要說明的是什麼點呢說:「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在懂得這個學這個理論的時候」,能不能用得上呢師父用了一個的的確確」,「用不上」的前面有一個一下」,「的的確確一下用不上的一下不一定用得上有的人可能這裡邊也能用但是不一定能用得上那麼「對啊!我用不上,怎麼辦呢?」師父就說舉一個簡單的隨便一個例子上幼兒園的時候,也不可能學的東西馬上就會用嘛所以沒有辦法那麼學任何東西剛開始的時候就是沒有認識之前還沒有把握中心的時候是沒辦法應用自如說:「這一點我們應該認識

其實看了這一點因為每次也會聽到很多修行人問師父問題的時候,就是很急迫、很急迫地──著急修行啊有人著急念佛相應、有人著急開悟還有人著急生起各種覺受⋯⋯。我們說:「生死心切呀怎麼能不著急呀?」但是一著急就忘了下腳處忘了自己可能是正在練習的階段正在練武功的階段還不能準確地對治內心的種種煩惱所以這個時候去問師父師父常常會讓我們看我們當下的進步在哪裡比如說能夠跟住廣論班這是不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呢是的因為能夠完成這樣的聽聞是不容易的

所以在廣論班的時候我們常常在一塊兒說:「哎呀每個人家裡其實上廣論班都是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困難但是如果被困難困住了的時候有事請個假然後請久了就不來了這就是一種損失。」所以其他的同學如果看到就去請他一下讓他繼續來上課因為學完了一遍又一遍對我們內心的各種邪見各種派生出來的我們可能都沒有發覺的那種見解它清掃的力度是很難想像的因為這是從《大般若經流出來的教授

我想表達的是當我們聽到師父這樣一點、一點講出來的修心體會的時候我不知道大家是怎麼樣的我的心會常常被師父的話安慰到其實你那麼著急明天能很快生出覺受嗎有的時候一著急走火入魔了,會出很多問題眼前該做的事比原來做得更不好了而且非常容易急躁;急躁之後瞋心特別大什麼都不對了

這個時候必須要去分析這個狀態就是剛開始學的時候用不上用不上的時候你慢慢練慢慢練就可以了一般我們看到各個行業的師傅們也都是這樣引導他的學徒的就是一開始的時候用不上這是很正常的不能因為用不上就不上學了要繼續學學久了之後這就是一個完全可以解決痛苦一定會派得上用場的佛法引用師父的話:「不但能夠派上真實用場而且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我再重複一遍:「不但能夠派上真實用場而且可以解決一切問題那麼是什麼呢師父說佛法佛法的作用是這樣
 

學習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主要)
YouTube頻道
澈見幸福(個人化App)
幸福無盡藏(隨身碟)
月光機二代(離線學習)
Apple Podcasts
Spotify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捲動模式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