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海明月0078 紫柏尊者修般舟三昧的公案

所以談到這一點哪我自己內心上面有一個感受最早以前我那個時候看書啊,曾經看過幾個公案這個紫柏大師是明末四大師這是個很了不起的大德所以那個時候人家稱他為紫柏尊者因為他的成就他大徹大悟了那麼他大徹大悟了以後他自己就好辛苦啊也參了個話頭他起疑情這個傳記上面說他描寫他用功的情況──疑至頭面俱腫這個頭面、身體都腫起來這樣。後來就開悟了開悟了以後他說了一句什麼話:「假定我在大善知識如臨濟、德山會下一棒便醒何用如此這般!」那我們單單看那個傳記就這樣好像輕輕鬆鬆的幾句現在我這個簡單地跟你們說一下

先看「頭面俱腫」是什麼情況我們無法想像這頭面俱腫是怎麼一回事情啊不大曉得那麼這個地方我提一個這也是現代的人這個人將來你們有機會見到他的今年還不到四十歲恐怕,我忘記掉了他有一個時候他自己一個人用功幹什麼啊閉「般舟三昧」,閉般舟三昧那個事情也不知十幾年了那時候我才剛去美國回來了回來了以後啊他一看見我回來就來找我,就跟我談說他也在一個佛學院念書我說你去念佛學院嘛就去念了他也跟我說:「唉呀我實在在這個地方念不進去!」我也曉得他是個修行人那麼現在一般的佛學院裡面都弄課程排了一大堆還要什麼英文啊,還要什麼日文他尤其是沒有興趣這樣後來我就說你這個既然念了好好地把它剩下的三年念下去他說:「法師你回來幹什麼?」我說我回來要閉關我就跟他簡單地……。他跟我一直住了三天後來他就回去就開始

然後呢做那個般舟三昧沒有人知道它。我說:「這般舟三昧不這麼容易的你不要貿貿然啊!」他一定要去做那好,那既然這樣做告訴他那個辦法其實我也是個外行說實在的不過那因為學過教法大概的次第了解一點我就告訴他那麼所以他回去了以後他就寫信跟我說我現在怎麼開始……。當然這個跑絕對不是說,哦我訂一個功夫一口氣到晚上,這樣是那麼先慢慢的次第照著哪幾樣重要的東西第一個第一個就是外緣哪這個沒有其他的路好走──一刀兩斷那麼然後呢自己準備的功課,一方面準備功課把那個的身心調治然後,後面開始就每天開始走剛開始的時候試試走二小時唉,走得覺得很辛苦走了以後慢慢覺得就好了開始變成三小時、變四小時到後來慢慢地可以走到每天走到二十小時就這樣這個不容易呀你們沒走過覺得二十個小時輕輕鬆鬆你們走走看不要叫你們走二十小時就叫你們一口氣走兩小時就受不了

我另外一個經驗也是那時在,就是在紐約鄉下有兩個學生有一個是外國人我剛去的時候他們就修行我說你們不要急啊他們急得要命我想急得要命也沒辦法啦反正你上面那個這個大殿很空你就去試試看他也是弄個功課表擺在一天第一天不知道怎麼苦熬過去我不知道第二天早晨一大早他說:「啊!師父,不行了。」「為什麼啊?」「在那裡就是上半天還可以到了下半天哪是坐立不安自己又說了不出來不出來又不行到最後熬到晚上實在不行!」所以這是包括我自己的經驗我周圍的人

那麼我剛才說那個人哪熬下去就走走走走……他第一次三個月並沒有什麼多大的效果效果不大但走到後來啊他就發生了什麼現象呢發生水腫那個腿都腫了要我們哪,啊那稍微受一點苦就受不了他那個開始一點腫他因為已經聽說過曉得古人的經驗你沒有這個意志克服是絕不可能他那個手按下去的話按了下去手指拿掉一個洞就不回來了就這樣然後呢要半天、半天它那慢慢又這樣這樣地厲害法剛開始腳,到後來那個大腿到後來到那個下半身整個都腫了他還是咬緊牙關做下去那麼到了三個月沒什麼消息好、好,休息一下再來那第二次又來那第二次來了情況就不一樣就這樣他那個時候又描述啊到後來到二十小時以上他說他四邊、中間都不靠的那個佛堂那個佛像擺在中間那走過走過去他有的時候實在累了累了他跑到牆壁上這麼輕輕一靠一靠就睡著了一靠馬上睡著了睡著了馬上就「咚!」跌下來再爬起來有的時候坐在地上想不爬起來,哦!不可以那撐了個半天又撐了又直在那裡不能靠到牆一靠到牆他馬上就睡著了這麼嚴重法所以這個意志力意志力啊

在這種情況之下但是他慢慢地、慢慢地繼續下去的話欸,有意思來了境界來了然後產生輕安這樣,然後呢慢慢地消掉了後來他那個輕安的、心裡的無比地清涼實際你心裡上如果沒有的話絕對沒這個力量支持你的所以具要兩個條件一個有堅強的意志力沒有堅強的意志力是不行的還有呢,正確的方法有了正確的方法照這個堅強的意志力堅持下去如果沒有正確的方法正確的指導的話他得不到真實相應的這種境界真實相應的境界這個得不到的啊,白吃苦沒有用沒有用所以他兩樣東西總算都得到了後來身心上慢慢地消了他感到無比地清涼啊那個所有的世間的煩惱這個清涼啊無法形容的你們真正用功你們一定會體會到那是種無比地歡喜

那麼清涼到什麼情況呢我普通可以說的就簡單說一下他這麼辛苦法平常他的食量也很大因為我們剛出家的都是啊大家持午的人都有這個經驗等到你開始持午沒有多久剛開始不習慣等到晚上多久不吃的話胃口非常好食量很大我們平常有那個缽啊滿滿的一缽,有的時候還不夠還要吃兩餐到後來他慢慢地飲食減少他每天啊我們這個小碗稀飯稀稀的大半碗不能再多吃多吃吃下去啊而一天最難過的時候就是吃過飯那個半個鐘頭吃過飯那個清涼的感覺就沒有了就這樣然後身心都會沈重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好處慢慢、慢慢地相應了以後啊夏天這像蒸籠一樣他還戴著一個毛線帽子像那個盔一樣他也不覺得不覺得熱。(今天他拿掉了因為他那兩天才感冒。)然後到了冬天到了冬天我們曉得這裡天氣還是滿冷的啊他還是那個帽子還是那件衣服不覺得冷所以他這個真正地來的時候不是我們說硬作的事情就是這樣所以我這地方我倒順便的提起來他那個公案他做的過程當中啊非常辛苦,他一共試了三次在這種情況之下離開那個開悟還遠得很還一大截啊這樣所以我們平常聽別人家說很容易頭面俱腫好像一個故事如果你們自己試一試就曉得這個頭面俱腫辛苦的狀態

師父為什麼要講這樣一個故事呢說前面提到師承很重視師承師父說談到這一點他內心裡有一個感受然後就提到了紫柏尊者紫柏尊者參話頭起了疑情他的傳記裡描寫他用功的狀況,就是這個疑情把他折騰到頭面俱腫其實我們看了傳記可能這四個字就過了頭面俱腫之後他就開悟了開悟之後,他說:「假定我在大善知識臨濟或者德山會下一棒便醒何用如此這般啊就這樣慨嘆

因為這樣的一個慨嘆師父就講了頭面俱腫是怎麼樣嚴重也說了一個現代的修行人他修行了般舟三昧在這裡師父講了幾個很重要的問題一個是要想成功一件事情要具備兩個條件:一個是要堅強的意志力還有就是正確的方法有了正確的方法照著這個堅強的意志力堅持下去就能夠成功但還要有正確的指導如果沒有一個正確次第的指導是不行的

師父還講了紐約鄉下有兩個學生他們急啊急得要命這個急得要命的狀態──我們有的時候都可以體會自己會進入那種狀態就一直想要得到自己想得到的那件事──結果就上去閉關了然後第二天就跑出來了為什麼因為什麼都沒有準備

而修般舟三昧的這個修行人他一開始了解了很多次第都很明顯而且他非常清楚開始先走兩個小時一點點練後來練到了走二十個小時但是就算按著次第來,也是很辛苦師父講他那個腫,腫到按下去有一個洞都回不來了

如果一直走不坐、不臥這個應該是拿出拼死的精神吧才能戰勝那種首先是會想睡然後腿大概是痛到不行了吧走到極點,腰也會痛吧不知道全身骨頭是不是都會痛他就全都腫了甚至靠在牆上一下就睡著了然後會跌倒在地上跌倒在地上沒力氣爬起來他還要再爬起來、再走就是這樣子。而且,注意哦!是三次一次是九十天哦是進行了三次這樣的訓練所以可以想像這個修行人如此堅強的意志力

最後他得到了那個境界是什麼冬暖夏涼都沒問題飲食方面,吃一點點就可以了不能吃多因為吃多會妨礙他的那種清涼對物質的依靠降得很低、很低但是心裡卻非常非常地清涼和舒適然後師父說不僅僅消腫了他感到無比地清涼啊那是所有世間的煩惱好像不見了都是如此清涼,是無法形容的師父後面講說:「你們真正用功你們一定會體會到那是種無比的歡喜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小閉關的經驗閉關的要求通常要做很充分的準備尤其師父這裡邊強調說:「沒有其他的路好走──一刀兩斷就是外緣不能坐在關房裡朝三暮四把從小到大的事都想出來了好像坐在鬧市裡一樣那就沒法專注在善所緣上所以無論是閉關無論是聽法其實都要有一個師承有一個善知識指導這樣的話我們會少受很多苦

師父用這個「頭面俱腫」的強度哦一個修行人有這麼堅強的毅力撐過了頭面俱腫那樣難以想像的一個難關走不動了的時候身體全腫了的時候他又一直都不休息可能有的時候會覺得自己會不會這樣累死啊但是為什麼他能堅持下去呢就是他有堅強的信念覺得這樣佛菩薩一定會加持他就這樣地把它完成了用這個例子講一下「頭面俱腫」是一個怎樣痛苦的過程

像紫柏尊者就經歷過這樣的過程然後開悟了開悟了之後其實他應該說:「哎呀我終於經歷過這樣頭面俱腫的過程開悟了!」應該是這樣的無比歡喜才對可是他說:「如果在大善知識臨濟、德山會下一棒便醒!」就是:我根本不用經歷這個頭面俱腫的痛苦只要被善知識棒喝就可以開悟了師承可以讓我們少受很多苦不走彎路就能夠去證悟、能夠去開悟

我們會在修般舟三昧這個公案裡看到在修行人、在佛的弟子裡居然有這等精彩的人啊他能夠拼了命地用這樣一個頑強的意志想要去證悟佛法而且就是我們同時代的人真的是很佩服

學習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主要)
YouTube頻道
澈見幸福(個人化App)
幸福無盡藏(隨身碟)
月光機二代(離線學習)
Apple Podcasts
Spotify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捲動模式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