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海明月0237 提起對講聞軌理的重視

師父舉了例子,大家可以聽一下接下來師父所講的。 

這地方我不妨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一下,譬如說我們現在要到哪一個地方去——當然我們現在是要從凡夫地跑到佛地,那麼這個都是精神上的、哲理上的──我們現在用一個眼前看得見的,事相上的這個比喻。譬如說:我到台南去。你可以走路,走路不要任何準備,反正你站起來就走了,不就行了嘛!你只要認得這條路,有人告訴你這個路怎麼走,就這樣。那麼換句話說,有一個過來人告訴你怎麼走,然後呢,指示給你這個方法,那個沒有錯,這兩者夠了,你不要其他準備的。

下面腳踏車,對不起!腳踏車就要準備準備囉,那個腳踏車過去的時候,上面嘛看看那煞車好不好,然後呢鏈條很久沒有用,要加點油,哪一個地方等等,要一點準備。如果汽車的話,那準備更多,說前面這個冷卻引擎的水,然後呢機油,然後呢汽油,然後輪胎裡面的氣足不足,你準備好了以後才行啊!如果是飛機的話那更嚴重,如果準備不夠的話,不動滿好,一動出起毛病來,到那個時候的話性命交關。儘管已經有一個人告訴你怎麼走,然後這個路也告訴你清清楚楚,如果你不準備好的話,出毛病喔!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所以我們現在,有很好心學佛的人,也有圓滿的教法,我現在所體會到的就是第三點。所以關於第三點真實內容,你們慢慢地下去自然會了解,為什麼這麼重要,實在是太重要、太重要!最後呢有了前面這個樣樣準備好了,那個時候就開始了,說正以引導。

問大家一下,師父舉了幾個例子?走路、騎腳踏車、汽車,然後是開飛機。但是我問大家,師父說:「有一個過來人告訴你怎麼走,然後呢,指示給你這個方法,那個沒有錯,這兩者夠了,你不要其他準備的。」是不是走路不要準備?「不要其他準備」和「不要準備」是不是同一個問題?所以那就是還要準備,只不過是不要其他準備。因為你不用準備自行車、不用準備汽車,但是關於走路的一切你還是要準備的。我不知道師父這是從哪裡要到台南去,是不是很遠?很遠的話,要準備水吧!可能要準備吃東西,還是要準備。所以說「不要其他準備」不是不準備,而是不要其他的準備。

在這一段的時候,我不知道大家聽完注意點會在哪裡?會不會說:「自行車代表什麼樣呀?腳踏車代表什麼?汽車代表什麼?飛機又代表什麼?」你們會不會在想這個?那麼我們要走的路是從哪裡去哪裡呢?從凡夫地到佛地。大家如果看到這些交通工具的話,當然會選坐飛機,對不對?如果是我們所有的人都選坐飛機的話,師父說:不動還滿好的,如果準備不夠的話,一動就出毛病了,到那個時候是性命交關。儘管已經有一個人告訴你怎麼走了,然後這個路也告訴你清清楚楚,如果不準備好的話,就出毛病!師父說: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

大家都要問說:那飛機是什麼?汽車是什麼?腳踏車是什麼?走路是什麼?我想問:無論是走路,還是腳踏車、還是汽車、還是飛機,請問要準備什麼?這些都是個譬喻,讓我們注意力放在「準備什麼」。請問:對於我們要從凡夫地到佛地的人來說,我們到底要準備什麼呢?是不是準備那個往往忽略掉了,師父說這一點是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是「準備」那件事吧?那件事到底是什麼呢?現在有在心裡明現嗎?

接著師父總結說:「我們現在有很好心學佛的人,也有圓滿的教法,我現在」,師父說「」的時候,那個音檔記得吧?頓了一下,「」!「現在所體會到的就是第三點。」請問第三點是什麼?那個科判,記得吧?「如何講聞二種殊勝相應正法」,就是這個!怎麼樣講、怎麼樣聽。當有了一個心想要去學佛,也遇到了圓滿的教法之後,注意!重點居然在這裡!大家想一想。師父說:「我現在所體會到的就是第三點」,這一點是告訴我們什麼呢?就是這一點上要用功夫!

接著說:關於第三點的真實內容,慢慢下去自然會了解為什麼這麼重要,師父先說了一個為什麼重要,然後接著說:「實在是太重要、太重要!」那一定是怎麼樣講、怎麼樣聽。對於很多同學來說,對我自己也是,怎麼樣聽是非常重要的。那麼怎麼樣聽法,透過這一段文字的了解之後,大家會覺得:「哎呀,怎麼樣聽這件事太重要了!」會生起這樣的決斷嗎?還是在疑惑:「怎麼樣聽有那麼重要嗎?」為什麼師父要用這麼多太重要了、太重要了,實在太重要了,用這麼多強調的詞來形容?而且還直接說:「我現在所體會到的就是第三點!」

這一小段對於老學員來說,如果已經學了好幾輪了,那麼最重要的事情有沒有平常往往疏忽呢?就是怎麼樣聽法。比如說思惟聞法勝利、聽法的那幾個軌則,有沒有疏忽呢?不檢查則已,一檢查應該看到到處都是疏忽!如果這一層疏忽了,往後推的話,我們聽法的受用一定會被影響的。

那麼聽了師父今天的這一段話之後,雖然現在不是正在講「聽聞軌理」,但是我想問大家:師父為什麼在解釋科判的時候,就用這麼長一個篇幅解釋「如何講聞兩種殊勝相應正法」?

其實我們聽《廣論》的時候,慢慢會發現,重要的問題師父會在整本《廣論》裡不停地講、不停地講。就像我以前問師父,我說:「師父,供養三寶的問題、集資糧的問題不是已經講過了,為什麼還要再講?」師父就說:「唉!真如啊,我們都是凡夫啊!講完之後,做一段時間就忘了,要嘛就疏忽了,所以要再提醒一下!」對於今天這節課師父在此處對我們的提醒,諸位是否會想把它放在心上?對師父這麼重視的事情——師父這麼有修行,尚且這麼重視這件事情——我想問大家:師父難道不會講法嗎?不會聽法嗎?為什麼這樣一位高僧,還要在第三點上說「我現在所體會到的就是第三點」?為什麼還要用這麼重的槌在打這一點? 

對於過來人講給我們的這一點,大家是否會在心裡邊鎖定一下、思考一下:「為什麼我生不起來覺得這點很重要?」或者「我修學這麼多年,覺得自己進步不是那麼理想......」我們會想一堆問題,通常都會想「我業障重」,但是具體是什麼業障重就沒有去分析了。

我們不重視師父所說的第三點,是不是業障重呢?是沒有聽清楚?還是聽清楚了之後不能持之以恆、缺乏毅力?還是常常想走捷徑,不注意具體操作的那些心靈的思想上的步驟?還是總是好高騖遠想要跑後面的?前邊的一忽略之後,後面的全部都虛掉了。到底是什麼? 

我想問大家:今天聽了這一小段,有沒有發現師父還是在治療我們的修行的毛病啊?我們用全部的心力一直朝後跑,但是師父常常說:如果不重視「聽法軌理」的話,聽了很多很多,受用堪慮呀!對不對?

所以關於這節課,我希望大家能夠總結到一點:有一件事從一開始到中間、到最後都需要重視,就是怎麼樣把自己的聽聞軌理練習到如經論所講的那樣。如果聽聞軌理不常加練習的話,我們終究是用原來的習慣在聽聞。而聽聞佛法有它整套的規矩、一個流程,一旦你不按照這個流程去做的時候,就像一個手術室的醫生進手術室沒有把手洗乾淨、沒有消好毒,那緊接著是可能碰到他就活不過來了!

這個流程有多重要呢?攸關著整個修行的成敗!整個修行的成敗,意味著我們這一生能不能成功。所以師父用了這麼多重點的話來敲醒我們,我們是否能夠聽到師父提醒我們的話?聽是有聽了,有聽到嗎?有聽到內心深處嗎?有生出決斷力,想要重視怎麼聽法嗎?

希望這節課研討完了之後,停下來想一想。等到下一次再開始研討的時候,哪怕用幾分鐘的時間思惟一下聞法勝利,你再看一看整節課的聽聞會不會非常不一樣?因為佛法是最不怕實踐的,你越實踐越發現這裡邊講的都是真的;你不實踐的話,反而覺得怎麼會沒有離苦呢?怎麼會沒有效應呢?所以,非常期待大家能夠把今天師父講的這個提醒認認真真、清清楚楚地聽到耳朵裡,要走心!要去實踐它!

學習平台:
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主要)
YouTube頻道
澈見幸福(個人化App)
幸福無盡藏(隨身碟)
月光機二代(離線學習)
Apple Podcasts
Spotify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文字大小
主題
固定播放器
捲動模式
播稿模式
列印 預覽列印